Search

【沃冠视野】墨尔本上演“封城2.0”,澳洲经济挑战升级

今年4月,随着全球新冠疫情危机升级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在新闻发布会上警告称,这是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的全球经济衰退。



Gopinath在讨论政府是否应该提高税收以偿还激增的债务问题时,敦促发达经济体在疫情过去并进入经济复苏后,立即在全球范围内采取广泛、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。

澳新银行(ANZ)高级经济师Cherelle Murphy表示,由于新冠疫情导致澳洲政府财政收入下降,造成超过1000亿澳元的赤字,再加上政府为刺激经济投入2100亿澳元,预计2019-20财年澳洲政府财政赤字将超过2000亿澳元,2020-21财年达到2300亿澳元。

新冠疫情爆发以来,澳洲政府采取了多项经济刺激措施,其中包括“留职补贴”(JobKeeper)和“求职补贴”(JobSeeker)。按照计划,这些措施将于9月底到期。预计这些刺激措施将耗费澳洲经济的13%。同时,澳洲财长已经表示,将继续帮助澳洲家庭和企业进行过渡,尤其是旅游等继续受到新冠疫情挑战的行业。这意味着澳洲政府的投入将进一步增加,财政赤字将继续上升。


在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实行了几个月之后,经济环境依然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,例如,第二波疫情的出现,美国总统大选,贸易冲突加剧。在疫情下一阶段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,全球范围内人们对政策失误的担忧亦有所增加。

澳大利亚的银行本周提供了部分信息,承诺进一步支持帮助客户,例如为部分客户提供4个月贷款还款延期。

在7月23日,政府公布最新经济数据和9月后支持计划的更多细节(政府已于7月23日公布最新经济和财政措施,请前往相关政府网站查询最新的政策详情)。

随着墨尔本最近开始的为期六周的封城,澳大利亚相对稳健的病毒防控遭受新挑战,疫情风险提高。

“多数客户提到了三个主要风险:第二波疫情爆发,民主党在美国总统大选初选中横扫,以及政策错误。其中第三个是我们最担忧的因素。”

JPMorgan摩根大通全球市场策略师7月初于报告中写道。同样,Macquarie麦格理团队表示:“政策错误是最大的风险,当政策制定者放松警惕时会造成市场恐慌。”



“政策错误”有多重定义,但通常指政府和央行对市场和经济产生消极影响的行动,往往因为太晚采取行动,导致措施不足或过度。问题是,往往在措施落实之后才能清楚其正确与否。例如,资深的经济学家认为澳大利亚央行在20世纪80年代末将利率提高至18%的行为是一个政策错误,最终导致20世纪90年代初“我们不得不”陷入经济衰退。

但在这次由新冠疫情导致的衰退中,各国央行表示今后多年内利率都不会从零上升,加上承诺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市场,因此人们对政策错误的关注焦点更多放在了政府和财政政策上。

好消息是,政治家们最初对疫情的态度坚定并迅速,而且他们似乎知道需要做的还有很多。

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首席经济学家Bill Evans表示,全球各国政府都对进一步刺激经济需求保持警惕,并有“充足的空间利用财政政策解决这些问题”,尤其是在澳大利亚。



在本月末政府公布最新消息之前,Evans先生预测JobKeeper工资津贴计划将会为一些所在行业遭受重创的员工延长至明年年中(政府已于7月21日公布将JobKeeper工资津贴计划延长至明年3月,请前往相关政府网站查询最新的政策详情),2020至2021年度耗资240亿澳元,而JobSeeker失业救济金将设定为每两周850澳元,比之前的Newstart津贴高出40%,导致今年赤字增加约110亿澳元。

他还预测,10月的预算案将作为150亿澳元财政计划的一部分,推进原定于2022年的个人所得税削减,且认为通过增加家庭收入而支持经济需求至关重要。

总而言之,他预测联邦预算赤字将于2019-2020年度增加950亿澳元,于2020-2021年度增加2400亿澳元,净债务将翻一倍,从占GDP的19%到2021年年中达到37%,即7250亿澳元。

但Evans先生在本周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澳大利亚债务状况远好于其他国家。由于经济反弹回升2.5%-3%,政府将能够获得多年廉价债务。

此外,他指出,有关政府债务的负面公开言论有所减弱。

“我的观点是,政府不会再围绕对债务增加的恐惧展开争论。在当前环境下,政府增税是不被允许的。”Evans先生说道。

2022年将是选举年,特别是在舆论正朝着“债务弊端”发展的时候,当世界其他国家面临极高的债务,而在当前利率下很容易进行融资的情况下,没有候选人会想要提出增税。

“如果你的借款利率是1%,而你的经济也在以相同速度增长,你的政府债务并不会给经济增加负担。事实上,随着经济不断发展,它在经济中所占比重会越来越小。”



“政策错误”有多重定义,但通常指政府和央行对市场和经济产生消极影响的行动,往往因为太晚采取行动,导致措施不足或过度。问题是,往往在措施落实之后才能清楚其正确与否。例如,资深的经济学家认为澳大利亚央行在20世纪80年代末将利率提高至18%的行为是一个政策错误,最终导致20世纪90年代初“我们不得不”陷入经济衰退。

但在这次由新冠疫情导致的衰退中,各国央行表示今后多年内利率都不会从零上升,加上承诺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市场,因此人们对政策错误的关注焦点更多放在了政府和财政政策上。

好消息是,政治家们最初对疫情的态度坚定并迅速,而且他们似乎知道需要做的还有很多。

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首席经济学家Bill Evans表示,全球各国政府都对进一步刺激经济需求保持警惕,并有“充足的空间利用财政政策解决这些问题”,尤其是在澳大利亚。




0 views

CONTACT US

Ausvogar Investment Management Pty Ltd

Address:SUITE 3604, 201 ELIZABETH STREET , SYDNEY NSW 2000

Phone:+61 2 8599 8599

Email:info@ausvogar.com

Wechat:Ausvogar_Capital

© 2020 Ausvogar Investment Management Pty Ltd. | AFSL No. 400964